在得到论坛嘉宾关注的同时

2019-11-03 10:33

当世界的目光聚焦博鳌亚洲论坛,博鳌人也将目光投向这一盛会。每个博鳌人都在问:“博鳌亚洲论坛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能从论坛找到什么机会?”

彭飞仍记得2010年她走进这个小镇时的感受,“觉得整体环境还好,但还是一个乡镇。”彭飞说,亚洲论坛对当地发展的推动作用,远未发挥出来。

72岁的退休广播站站长莫泽禹回忆:那时的博鳌三条街拼起来也就200米长,镇子里有饭店一家,百货商店一家,杀猪的人杀一头猪不够卖,杀两头又卖不完。当地村民或种田,或打渔。每年农历5月至9月,鱼市热闹,但老百姓整体生活水平很低。

虽然进不了论坛会场,但彭飞仍密切关注着论坛的每一条新闻,她说,论坛的每一项议题都是时代前沿问题,这些大事讨论好了,解决好了,博鳌镇也才会有更美好的明天。

2012年,博鳌亚洲论坛已成立11个年头,琼海市提出在全市建设“田园城市、幸福琼海”,出台“不砍树,不拆房,不占田,就地城镇化的‘三不一就’”城镇化方案。博鳌镇也开始了又一次蜕变。

最终,返乡大学生王敏的设计获得青睐。她2009年回到家乡琼海后,在博鳌镇政府对面的一间老房子中,把喂猪槽、破旧的陶缸、老椅子、老缝纫机搬进去,打造出“老房子”,其后又打造了充满旧南洋元素的“南洋馆”。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博鳌小镇的命运发生巨变,与博鳌亚洲论坛紧密连在一起,更与中国以及亚洲的迅速发展同步。

与此同时,博鳌镇周边的朝烈、美雅等5个自然村的乡村特色资源也被整合规划、连片开发,打造成主题鲜明、特色各异的田园村庄。

“以前连个简介都没有,现在把美丽的、有意思的东西都呈现出来了,有了更大的吸引力。”彭飞说,博鳌镇改造升级以后,与亚洲论坛的联系更加密切,论坛召开期间,不少嘉宾都对博鳌小镇的变化感兴趣,也会接受博鳌镇的参观邀请,切实感受小镇的每一处细节。

莫泽禹记得,一时间,博鳌玉带滩码头多了很多船,运送旅客的船。玉带滩“吉尼斯之最”的名声借着论坛的影响传遍岛内外。“当时最热闹的就是买船。”莫泽禹说,随着客流增加,村民纷纷合作成立旅游公司,几年下来,由当地农民办的旅游公司就有四五家。

2001年2月27日,由25个亚洲国家和澳大利亚发起的博鳌亚洲论坛正式创立,位于万泉河入海口的博鳌镇被定为论坛总部的永久所在地。这一非官方、非营利、定期、定址的国际性论坛从一开始即成为全球舆论关注的盛事,此后每年都会为政府、企业及专家学者提供一个共商经济、社会、环境及其他相关问题的高层对话平台。

博鳌镇政府找到设计公司,做的设计却“千篇一律”。“把乡镇、农村推倒,建罗马柱,搞石膏雕像,都是宏大的设计。”彭飞说,几个设计公司做的设计,无论从设计费还是建设费用,都非常高,“有的要两个亿。”后来,这些设计被镇政府一一否决。

2001年之前,博鳌还只是海南岛东部琼海市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镇,居民大多以经商和捕鱼为生,也有些人耕作坡地和水田。虽然当年博鳌的象征是港口边的圣公石,但其上铭文“圣石捍门依绝港,中流作柱挽狂澜”也只能孤独面对大海和风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知道博鳌,博鳌人对世界也没有多少了解。

按照王敏的设计,琼海民居的“青砖文化”被放到整个小镇,辅以山水花鸟、梅兰竹菊等彩绘和石雕,博鳌镇的“南洋风情”开始展露在世人面前。

如今,行走在博鳌的街道,色彩和线条的运用、外墙的涂绘、木雕门窗以及各种窗顶花、花架、盆栽的点缀,处处都是优雅闲适的南洋小镇特色。

最靠近博鳌亚洲论坛成立会址的南强村,也最早受益于博鳌品牌带来的发展机遇,2002年,该村总结出了“借助政策东风,发挥本村资源优势,先创建文明生态村,再以文明生态村带动其他产业发展”的思路,带头掀起琼海市创建文明生态村的热潮。

在得到论坛嘉宾关注的同时,博鳌也得到越来越多游客的认可。仅今年春节期间,博鳌小镇每天要迎接4万多各地游客,这让仅有两万多人的博鳌镇煞是忙碌了一番。而即将开幕的2015年博鳌亚洲论坛也和往年一样,紧跟亚洲发展的新变化,将“亚洲新未来:迈向命运共同体”列为年会主题。

然而,博鳌人看到,来博鳌的一车车游客直接去了论坛旧址,很少在镇上停留。博鳌的热闹,似乎只有每年的那几天。

由此,博鳌小镇的各项设施陆续完善。来此的游人成倍增加,对万泉河风光赞叹,为玉带滩美景倾倒。

新一轮土地制度改革与红利、塑造政商关系新生态、亚投行、食品安全、雾霾与健康、自贸区等等这些亚洲及中国热点的问题,均被列入73场各类活动、分论坛中。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除了这些热点话题之外,论坛还首次开设了农业、司法和宗教板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