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农地经营规模

2019-08-29 14:11

农户购置财政补贴农机具是提高农业机械装备水平的一个重要途径,农户作为市场经济的微观决策主体,其购买意愿及影响因素成为关注的焦点[3-10]。研究结果表明,农地规模、农户对购置农机具风险的态度、农业地区专业化程度、农机具价格风险、农户对政策认知度、农户个体特征、家庭收入、外部环境等都是影响农户购买意愿的主要因素,都在相应的显著性水平下通过检验。对于单个农户而言,通过培训、交流等形式,不断提高农机具知识的理论水平和实际操作技能,才能跟上农业机械的发展,才能提高对财政补贴农机具购置的愿望。对于执行财政补贴的政府部门,通过提高服务水平,扩大服务内容,加强宣传力度,尤其是在典型农业种植区、土地流转规模大的农区等进行深入宣传,才能让更多的农户提高对这一政策的认知度。同时加强农业机械管理部门的工作,加大农业机械推广力度,吸引更多的农户、农业专业组织购买。

农机具价格市场波动风险与政府支持。农机具价格市场波动变量和政府政策支持力度变量都对农户的购买意愿具有显著的影响,农机具价格市场波动变量在1%显著性水平下通过模型检验,且系数符号为正。表明在其他情况不变的前提下,农户对农机具市场价格预期合理的情况下,农户购买农机具购置的意愿强烈,否则市场价格偏离农户的预期,农户购买意愿较低。财政补贴农机具是政府“三农”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农户购买意愿受政府政策主导因素较大。在回归分析中发现,模型检验政策支持显著性水平为1%,系数符号为正。根据模型分析,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农机部门政策支持越大,农户购买财政补贴农机具的愿望越强烈,特别是农业专业化组织越完善,农机户购买农机专业化服务的态度越积极。因此,财政补贴农机具政策支持会起到指数倍增的效果,农户购置农机具的增加,农业装备、农业机械化水平、农业生产专业化等也会提高。农机具的使用、维修等离不开农业技术推广部门的服务,特别是农机专业化的发展。但是,在模型分析中,农技推广服务变量没有通过显著性检验。这反映出基层农技推广部门有待加强,农户没有满足农机具服务要求的期望,对于农技推广部门的服务内容、服务水平等不满意。

以没有购买财政补贴农机具的农户为研究对象,从微观角度分析农户购买财政补贴农机具的意愿问题。回收有效问卷的基本情况概述如下:在被调查的426户农户中,有309户表示愿意选择购买财政补贴农机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72.5%;选择不愿意购买财政补贴农机具的有117户,占样本总量的27.5%。农户对财政补贴购置农机具风险的态度中,风险偏好的146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34.2%,风险回避型的265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62.2%。农户对财政补贴农机具政策了解情况,不了解的131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30.8%;了解比较详细的105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24.6%;有点了解的190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44.6%。农地规模在6666.7~13333.3m2的农户267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62.7%;农地规模在13333.3~26666.7m2的农户78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18.3%;农地规模在26666.7m2以上的农户81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19%。(5)认为当地政府支持财政补贴农机具力度大的农户141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33.1%;认为当地政府支持财政补贴农机具力度一般的农户209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49.1%;认为当地政府支持财政补贴农机具力度小的农户76户,占所有被调查农户的17.8%。

农户个体特征。农户的文化程度通过模型的显著性检验,符号为正。文化程度高的农户购买财政补贴农机具意愿比文化程度低的农户更强烈,可能是由于文化程度较高的农户能够更好地了解财政补贴政策的内涵,更多地掌握政府在财政补贴的优惠政策,对做好财政补贴农机具有更强烈的信心。家庭人口数量未能通过模型的显著性检验,对农户购买意愿并无显著影响,可能是由于现在农村的家庭劳动力数量一般为3~4人,对农户购买意愿的影响无足轻重。政策的认知度对农户的购买意愿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即农户越是了解政策的内涵,知道其中的有利之处,其选择购买财政补贴农机具的意愿就会越强烈。

将选取农户购买财政补贴农机具意愿作为被解释变量,农地规模、农业专业化程度、农户个体特征、农机具价格风险、政府支持5个维度下的子项目作为解释变量引入模型中。采用logistic模型进行计量回归检验。回归方程的形式为:logit(p)=ln[p/(1-p)]=α+∑βjxj+ε依据模型得出的估计系数,对于影响农户购买财政补贴农机具意愿的主要因素相对显著性和影响程度大小分别解释如下:

本文作者:李红军 单位:周口职业技术学院

农户对购置农机具风险的态度。农户对购置农机具风险态度以一种连续带的形式存在,从风险回避(不乐见不确定性),通过风险中立(没有强烈反应),到风险偏好(喜爱不确定性)。农户的风险态度通过模型的显著性检验,回归系数为负数,说明在假定其他变量不变的前提下,风险偏好者的购买意愿会较差,而风险回避者的购买意愿会更强,可能是由于风险偏好者应对风险能力更强,更愿意承担农机具生产成本的风险,因为规模经营的收益要比单个生产的收益多;而风险回避型的农户为规避不可预测的风险会选择不购买购置农机具来保证农业生产的最低收益。

农地规模(e)。农地规模对农户的购买意愿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农地规模越大,农户购买意识越强烈。黄淮地区是全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之一,同时也是河南、安徽城镇集中分布的区域。目前以家庭为单位的农业生产,土地经营规模狭小,地块零散,极大地阻滞了生产要素的合理配置。这种分散经营的结果导致土地低效率利用,同时也无法满足“大农业”所要求实行机械化,规模化生产的条件。农户购置农机具首先考虑成本与收益,农地经营面积狭小,农机具生产成本很难在短时间内收回。提高农业机械利用率,是实现农业机械化不容忽视的问题。农业生产是一个整体,单个生产要素不可分离进行,而家庭经营中,农地规模往往限制农业机械的利用率,农业机械的正常使用效率降低,农户生产成本增加,单位收益减少。因此,合理的农地流转,扩大农地经营规模,农业机械整体装备提高的瓶颈。

地区农业专业化程度。地区农业专业化程度是农业社会化、专业化的重要标志,农业生产的地域性要求农业生产充分利用地域优势,因地制宜,发展合适的农业生产。地区农业专业化是农业发展的重要步骤,随着农业商品化、农业服务专业化、农业生产专业化的出现,农业生产机构提高农业剩余利润的迫切,利用本地农业生产优势、地理优势、气候条件等,实现地区农业专业化成为现实。地区农业专业化程度通过模型的显著性检验,回归系数为正数。地区专业化程度越高,农户(个体或依附其他组织)购置农机具的意愿越强烈。黄淮地区农耕文化历史悠久,对我国粮棉贡献巨大,但是受家庭经营局限的影响,本地农业专业化、农业服务专业化等处于较低水平,农业生产品种分散,农产品商品优势不突出,地区农产品专业化有待提高,地区农业专业化程度低,影响农户农业机械购置的积极性。